亂倫大雜院

时间:2019-11-11 12:21
淫城某大雜院,住著上百家人。其中性感婦人不少。

最性感的有「七仙女」,她們是,最性感的夏玉香,中華第一淫婦夏姬之後,機關普通女幹部,38歲,1米64,頗有姿色,豐滿白嫩,腳長得異常秀美白皙嬌小。她兒子夏強,11歲,性早熟。

劉玉婷劉燕婷姐妹花,劉燕婷,41歲,1米67,美貌,腳長得異常秀美白嫩,劉玉婷,43歲,1米66,也頗有姿色。她們與她們的兒子她們的父親還有她們的丈夫交配。

艷婦包玉娜,58歲,1米68,姿色艷麗,高大豐滿白嫩,她大女兒包菲菲,35歲,1米65,容貌姣好,豐滿白嫩,

小女兒包莉莉,18歲,1米64,三母女的腳都長得異常秀美白嫩。娘仨都供包玉娜唯一的小兒子,十三歲的天生淫棍包鐵兵蹂躪。

白莉莉,24歲,1米7,貌俊美,腳長得異常俊美白皙。她與她老爹和她17歲弟弟白小兵交配。

這就是大雜院裡的七仙女。

其實院裡性感婦人還有不少,但這七仙女是其中最性感的。其他性感婦人中,有14歲淫蕩性感女孩劉倩,還有她的媽媽,她媽陰毛是黃色的,姿色平平,卻長著大奶子,這娘們34歲就顯老,受糟蹋太多而看上去四十多歲,她的大奶子非常性感,人們因為她長著比一般漢族婦女的黑色陰毛黃一些的陰毛腋毛而叫她黃毛。

還有女工呂淑珍,三個兒子,她37歲,奶頭子很長,給人以深刻印象。還有一家父子四人,共享主婦羊玉脂,她50歲,1米63,貌俊美,膚白如脂,還有夏玉香的性感老娘夏玉嬌,67歲,1米64,頗有姿色,大奶細腰肥臀美腿,得夏姬遺傳,腳長得異常秀美白皙。還有不少性感婦人,暫且不提。

卻說這夏強,一天放學回家,剛進門,就見外婆夏玉嬌坐在床邊將長筒肉色絲襪和內褲脫到腿彎處,露出陰部大片黑毛,正拿了根黃瓜往裡捅呢。夏強驚得目瞪口呆,他第一次知道,外婆那裡還長著黑毛!原來,性感老婦夏玉嬌丈夫在她中年時就死於她胯下,她守寡二十餘年,用黃瓜解決性慾已經不少年了。不料今天被外孫看見。

性早熟的夏強雖然連雞巴毛還沒長出來,卻情不自禁地走到外婆床頭,跪在她腳下,貪婪地舔起外婆的屄來,夏玉嬌被舔得不住呻吟,她哼哼著說:「這是你媽媽生出來的地方……」她扒開屄眼給外孫看,向他講解婦女陰道的生理。夏強第一次學到了婦女生理課。

他從小就和外婆睡,和外婆最親,經常撫摸外婆豐滿白嫩而又有些鬆弛的大腿,他有時也和外婆兩頭睡,醒來時卻發現嘴裡含著外婆的美麗小腳。他喜歡外婆的嬌小秀足,常常玩弄吮吸。他也經常揉摸外婆的大奶子,吮吸她的大奶頭子,像是吃媽媽奶一樣。他還喜歡舔外婆的柔密腋毛(只是他從不知道外婆尿尿的那裡也長毛),他和外婆最親了,在外婆身上他可以為所欲為。但是媽媽他卻沒碰過。

這次舔屄以後,夏強就經常舔外婆的屄眼,手持黃瓜捅她的屄,然後拿出來吃掉。

一天,夏玉香正在院裡晾衣服,她已經懷孕八個月了,是大肚婆。羊玉脂的四十八歲的丈夫老色鬼苟老強色迷迷地圍著夏玉香轉,夏玉香晾著她和母親的絲襪和內褲,她穿著襯衣短裙,光著美腿秀足穿著拖鞋,苟老頭盯著她的秀美白皙的秀足垂涎三尺。夏玉嬌在筒子樓二樓她家的窗口看著,用家鄉話提醒女兒注意(她們是江南裔)。昨夜,俊美老婦羊玉脂被父子四人糟蹋了一夜,這時正躺在床上哼哼著養陰部傷。苟家三兄弟中的苟家老大也走了出來,和夏玉香搭話。

這時候,夏強走進屋裡,要求舔外婆屄,夏玉嬌只得回身,坐在床上,分開兩條美腿,原來,她穿的是長筒絲襪,裙子下也未穿內褲,兩腿一分,就把屄亮了出來,這是她為了方便外孫而這樣穿的,因為夏強經常突然要求舔屄,時間又不能長,怕被人發現,為了讓外孫有更多時間舔屄,夏玉嬌就常這樣穿。夏天,夏玉嬌的穿著經常是襯衣短裙光著美腿秀足穿著涼鞋。

就在夏玉嬌供外孫舔屄的時候。夏玉香已經晾好了衣服,她盆裡還有一堆她們母女脫下的絲襪是沒有洗的,她正要拿到院子里共用水龍頭那裡去洗,苟家老大請她到他家坐一坐,夏玉香一方面對自己的性魅力感到得意,一方面也覺得不會有什麼事發生,鄰居嘛,低頭不見抬頭見的,聊聊怕什麼的,洗了半天衣服,歇歇也好,她就端了半盆絲襪,腆著大肚子走進了苟家。

她哪裡知道,這父子四人想她已經好久了,她一進門,就被四人抱住,扒得一絲不掛,她嘴裡被塞進從羊玉脂嫩腳上扒下的長筒肉色絲襪和從她盆裡拿出的肉色短絲襪,苟老強17歲的的二兒子和14歲的三兒子一邊一個將夏玉香抬在半空,將她兩條美腿分開,亮出她滿是黑毛的屄眼。苟老強先是跪在夏玉香屁股後頭無恥地舔她精緻的屁眼,然後站起身來,站在夏玉香後面一邊捅她屁眼,一邊將魔爪伸到她前面摸她的翹奶子,24歲自命風流瀟灑的苟家老大則迎面站在夏玉香前面,一邊操她屄一邊和她親嘴,同時也親了她嘴裡的她的絲襪和羊玉脂的絲襪。

這父子倆操得甚為凶狠,姦得夏玉香不住嗚咽。

這時,夏強正在舔外婆屄,外麵包鐵兵叫他到他家下軍棋,他來到包家,棋在窗上,夏強坐在床邊下棋,可是大姐包菲菲卻站在一邊,她把一隻穿了長筒肉色絲襪的嫩腳踩在床邊,另一隻嫩腳穿了拖鞋站在地上,在數一疊票據,惹得夏強走一步棋就忍不住回頭看一眼近在他眼前的襪蓮。包菲菲發現了,笑道:「想聞嗎?」

夏強老老實實地說:「想,包大姐,你的腳真好看!」大姐笑著,大大方方地把放在床上的那隻襪蓮發黑的襪尖伸到他鼻子下面,夏強貪婪地嗅著,大姐笑著供他聞蓮香,把他當作一條小狗。

這時夏玉嬌再往窗外看時,女兒已經不見了,她心裡一急,就下樓到苟家去找,誰知門一開,她也被抱住弄了進去,門又關上了,這性感的母女倆慘遭那父子四人辣手摧花…… 

夏強捧著大姐的女腳聞個沒完,大姐笑道:「好啦好啦,大姐要出去辦事了,以後再給你聞。」小蓮迷夏強還戀戀不捨。包鐵兵雖然任意蹂躪母親和兩個姐姐,卻不是蓮迷,她們的腳再好看,他也毫無興趣,他見姐姐走了,就又讓夏強和他下棋。

黃毛看到夏玉嬌母女先後走進苟家沒出來,忙上去貼在窗口下偷聽,隱隱約約聽到女人的哭叫,她明白了。這個騷娘們當夜舞動大奶子,把她丈夫老劉吸引得神魂顛倒,整整奸了她一夜。

夏玉香的丈夫出差了,母女倆也就被奸了一夜,第二天凌晨才滿面憔悴地被放回家去。她們母女怕丟人,不願聲張,只好吃下這個大虧。

當夜,夏強到處找外婆和媽媽,找不到,他找到呂淑珍家裡,呂淑珍的家就在筒子樓前面的那片平房裡。呂淑珍三個兒子和夏強差不多大,常一起玩,這時候也沒在家,就呂淑珍一人在家,她奶漲,正在往外擠奶,夏強見了就說餓了,想吃奶,呂阿姨答應了,他就叼住呂阿姨的深褐色長奶頭子大口吮吸,他吸得太急,疼得呂阿姨直叫,說他像狼崽子,長大了準是大色狼。

呂家三個孩子和他們父親去郊區朋友家玩了,夜裡就住下了。沒有回來。當夜,夏強就睡在呂阿姨懷裡,醒了就吃奶,這也是大雜院有人情味的好處。

第二天,老劉和黃毛都出門上班去了。14歲的性感女孩劉倩來找夏強,夏強媽媽和外婆都睡在床上起不來。沒人管他,劉倩讓夏強不要去上學,帶他來到她家。把門關上,她躺到床上,紅著臉,讓夏強壓在她身上。原來,性感早熟的劉倩和父母睡一屋,昨夜,母親黃毛被父親操得嗷嗷直叫,劉倩忍著裝睡,今早父母一走,她再也忍不住了,就找來她最喜歡的干弟夏強,讓夏強壓在她身上,夏強雞巴硬了,剛壓上去。

就听有人用鑰匙開門,嚇得兩人忙下了床,幸虧他們已經將門反鎖,他們收拾好床,劉倩去開門,原來是她爸爸忘了上班要用的資料,回來取,夏強雞巴硬得用手壓都壓不下去,他只好拿一張報紙擋在雞巴上,假裝看報紙。老劉狐疑地看了他們一眼,拿了資料。匆匆走了。他只是猜他們可能在偷家裡的零錢,做夢也想不到兩個孩子在模仿大人干那事。

一切從頭再來,夏強又壓到劉倩身上,他硬梆梆的雞巴頂在劉倩肚子上,頂得劉倩很難受,讓他往下移,頂到她陰部,她才舒服,夏強就這麼壓在劉倩肚子上,也不知還有下一步,就這麼壓著,頂著…… 

就這麼頂了一刻鐘,兩個孩子也不知該怎麼辦,只是夏強雞巴越來越硬,他覺得不能再這樣壓下去,就硬著雞巴,不顧劉倩的苦苦挽留,堅決回家去了。

他和外婆住的那間屋房門緊閉,鑰匙也打不開,裡面反鎖了。原來,夏玉嬌昨夜受蹂躪太過慘重,起不來床,正在昏睡。

筒子樓裡,夏強和外婆的隔壁就是媽媽爸爸的屋。他用鑰匙打開媽媽屋子的房門,走了進去,他關好門,轉身一看,雞巴更硬了。原來,夏玉香回家後,勉強洗了澡。但屄太疼,她一絲不掛躺在床上,八個月大肚子朝天敞露,分開兩條白嫩美腿,如產婦一樣,正在晾屄,以減輕陰部的痛苦。

夏強熱血上湧,頭腦發熱,他一頭扎入媽媽兩腿之間,貪婪地舔媽媽的長滿黑毛的陰部,夏強知道那裡是他出生的地方。外婆是他的女性生理老師。夏玉香被那父子四個色狼摧殘得已經無力也無心反抗兒子了,而且夏強舔屄的功夫在外婆胯下練得很好,舔得媽媽有些舒服,也就不想趕他走了,但她陰部畢竟受了傷,所以兒子舔得她又有些疼,她又疼又癢,忍不住痛苦地叫喚起來。

夏強舔得媽媽忍不住將兩條極豐美白嫩的大腿夾緊他的頭,夏強感到媽媽兩腿之間溫暖極了,他願意就這樣永遠被媽媽夾在她兩腿之間……溫暖的母愛使得夏強心裡一熱,在媽媽的叫喚聲中,夏強後脖梗上一陣發癢發麻,頭一暈,雞巴忍不住流出來一些液體,他舒服極了,雞巴也就此軟了下來。夏強拿了媽媽脫在床頭的一隻長筒肉色絲襪把雞巴擦乾淨,柔軟的絲襪使他感覺極溫柔極舒服…… 

這是夏強第一次流出類似精液的東西,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精液,算是精液的雛形吧。此後,很快,夏強長出雞巴毛,也開始能射精了。

夏強的父親出差回來了,這個37歲的精壯漢子夜裡迫使大肚婆夏玉香跪趴在床,從後面將性感的妻子操得不住嚎叫。和夏強家同住筒子樓二樓的包鐵兵在夏家門外偷聽,他把母親包玉娜的小三角褲放在鼻下,使勁聞著媽媽內褲襠部的濃濃騷味,在夏玉香的叫聲中,包鐵兵將精液都射到媽媽內褲上…… 

第二天,他找到夏強,這個天生淫棍對夏強說,要他幫忙,使他能與夏玉香和夏玉嬌交配。包鐵兵是這個大雜院的孩子王,夏強不敢不聽,何況包鐵兵給他開出的獎賞也很誘人,他將定期向他提供包家母女穿過的絲襪…… 

成交!惡少年包鐵兵想著夏玉嬌母女被他摧殘的情形(他是性虐狂),得意地唱道:「親家母,你躺下,咱們拉拉那知心話……」

真人棋牌-1秒暴富小赌养家,大赌致富>>试试手气

立即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