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艷史之初涉性事完

时间:2019-11-08 16:13
我天生好色,進入青春期後對異性十分渴求,十八歲那年終於成了心栽覽願,和外校的一位同齡女生戀愛,不久就和她初次發生了性關係。後覽適來,因為高考落榜,我又到了一所學校讀補習班,連自己都沒想到的適熱是,在那裡我又結識了四位女同學,並且都和她們有了**,其中有熱三位女友還保持著長期的關係。

#如今,每想起當年都讓我心情興奮不已,為了永遠記住這美好的經歷#慫,我和三位志同道合的女朋友,一同創作了這一作品,讓喜愛艷情小慫抖說的朋友與我們共同分享一份歡愉。這是篇記事小說,真人真事,請抖讀友們不要隨便模仿改動,多謝合作。

熱1994年6月7日盛夏的一個上午,路上走著位英俊少年,見他長得白淨熱父灑脫,身材瘦巧,他名叫楊國強,正值十八歲。今天,他是去一所職父破高見女朋友的,她叫許曉翠,是金融班的學生,也是十八歲,長相很破舷漂亮,白淨的臉龐下巴略窄,細細的彎眉,嬌媚的雙眼,小巧的鼻子舷父下一張珠紅小嘴兒,披肩秀發還有那1。70左右的苗條身段,真是性父感迷人…… 

熱兩人已經相處有二個多月了,初次認識是在長途汽車上,楊國強星期熱覽日和同學外出遊玩,返回坐車時正好和曉翠坐在一起,沒事兒聊了起覽鬃來就相互認識了。後來,他還經常去學校找曉翠,兩人就由相識漸漸鬃走向戀愛。

妹楊國強先到教室,見曉翠沒在裡面,他就走進宿舍樓,來到一間寢室妹技門前隨手敲了下門,裡面應了一聲,他推開門走進去,見只有曉翠自技己在屋裡。

許曉翠笑道:“你來了,快進來吧。” 

#楊國強是第一次進女生宿舍,只見裡面有四張上下舖的鐵床靠牆放著#膊,寢室窗戶旁還掛著幾件女生的內衣褲,整個屋裡都飄散著香氣。他膊不由得心情激動,精神一陣興奮。

許曉翠說:“你怎麼找到女生宿舍裡來了?” 

楊國強:“我到教室找你不在,想能在這兒,所以就來了。”

許曉翠:“女生宿捨一般不讓男生進來的,看門的沒看到你嗎?” 

楊國強笑道:“我說你是我的妹妹,要來給你送點錢就讓進來了。” 

許曉翠“咯咯”一笑,說:“你還挺有主意的。” 
種兩人坐在一張床的邊上,開始談情說愛。漸漸地,他們越靠越近,一種檔種異性間的強烈吸引,使兩人不由自主地緊緊擁抱在一起,並且熱情檔照地接吻。雖說兩人已有過一段時間的交往,也只是相互拉拉手而已,照燙這回楊國強還是第一次和小姑娘接吻,他感覺許曉翠那溫暖的雙唇緊燙乙貼在自己的嘴唇上,就伸出舌頭撬開她的嘴唇探進去;許曉翠也是第乙喬一次和男孩兒接吻,心裡不由得“砰砰”直跳,心慌意亂中任由楊國喬適強的舌頭在自己嘴裡擾弄,兩人狂熱地將各自的初吻獻給了對方。此適慫時,楊國強竟來了**,**挺得硬硬地,他把雙手摸向曉翠前胸,慫妹她感覺到了,心裡一驚忙掙扎著推開,心跳得緊。忽然,想起寢室的妹妹門還沒插上,於是趕緊站起來,打開門伸頭往外看看沒人,又回身把妹門插上。

許曉翠滿臉通紅地說:“你還是走吧,咱倆孤男寡女不好的。” 

楊國強:“有什麼不好?你不願意和我單獨在一起?” 
許曉翠微微一笑低下頭。

楊國強心想[這不正是個好機會嗎?……] 

他說:“曉翠,你想不想看看……?” 

許曉翠:“看什麼?” 

楊國強:“看我的……**長啥樣?” 

許曉翠聽了一驚,說道:“你怎麼能說出這種話呢?太下流了!” 

楊國強:“有什麼下流的?咱倆都戀愛了,也是遲早的事嗎。” 

許曉翠扭過身說:“我不看!”

抖楊國強來了**也不顧及那麼多了,因為是夏天衣服少,他三下五除抖屯二就脫了個精光。此時,他已是高度興奮,見大**又粗又硬,直挺屯#挺地向上翹著,都好貼到小腹了。曉翠回頭看到那四寸多長的大**#慫,嚇得用手摀上臉“啊”地叫了一聲,楊國強來到她近前,強行拉著慫她的玉手,放在自己的**上。

許曉翠驚道:“你幹什麼?” 

楊國強:“摸摸吧!” 

#初次體驗到被小姑娘摸的感覺,那柔軟的小手握在硬邦邦的大**上#鬃,這種美妙的感覺比* *還要刺激,真是讓人受不了。他邊讓曉翠摸鬃佑著自己邊將手伸向她襠下,隔著褲子撫摸陰部,曉翠臉紅紅地,不斷佑用手擋拒。

楊國強笑著說:“我都讓你摸,你也得讓我摸摸嗎。”
屯她漸漸不抵制了,只是滿面羞澀地任由撫摸。摸了一會兒,楊國強又屯創脫下許曉翠的褲子,蹲下身看她的陰部,曉翠先是半推半就,後來幹創繕脆羞得閉上雙眼,楊國強睜大眼睛,張著嘴直盯盯地看。他仔細地欣繕亮賞著,那柳腰圓潤的小白腚,小腹下面突出高高的**上,已經長滿亮#了一片毛葺葺的捲曲陰毛;再往下看,那褐色的大**已經顯露出來#佑,中間一條窄窄的縫隙,真是迷死人了!他抱住曉翠的**,開始用佑覽右手指揉搓起她的**。曉翠是第一次被男生碰觸到自己的恥部,心覽乙裡即興奮又害怕,身上也有點發軟,其實她是個愛**的女生,對性乙照也十分渴求,但又羞於啟齒。楊國強又站起身脫去曉翠的上衣,慢慢照侶摘下胸前那副白色的乳罩,把雙手按在她的**上,**發育得很豐侶栽滿,摸上去又軟又彈手感覺舒服極了。由於他和曉翠的身高差不多,栽乙在相互**擁抱的時候,粗長的**正探在她兩腿間,**翹著貼在乙#**周圍。楊國強越來越興奮,一陣陣的性衝動,已經控制不住自己#揪,他左手撫摸著曉翠光滑柔嫩的小腚蛋兒,右手捏著自己粗硬的大陰揪檔莖,漲紅的**在**上亂撞,探尋著能進入**的入口。曉翠感覺檔到熱乎乎的**不斷襲向自己的**,心裡更緊張了,推擋著想脫身揪。楊國強一把抱起曉翠,將她按躺在床上,接著用手剝動著自己的陰揪莖,就要往**裡插。

許曉翠一把推開他說:“你幹什麼?怎麼可以做這種事兒!” 

楊國強:“咱倆都這樣了,不如就感受一下吧。” 
鬃他不等曉翠說什麼,又一下子把她按躺上床上,自己也上去,雙手把鬃住她的胳膊,屁股坐在白嫩的大腿上。

許曉翠掙扎著說:“不要!你快鬆開,要不我喊了。” 
楊國強:“你喊吧,讓她們都來看咱倆光著身子在床上。”
喬曉翠不再喊了,臉羞得更加紅了,楊國強模仿著A片裡的樣子,兩手喬栽擎起她的雙腿搭在自己肩頭上,雙膝跪在她臀部兩側,然後左手支撐栽在床上,右手按著粗長的大**,對準**間濕潤的肉縫就要往裡插父。曉翠雖然沒有性經驗,可也看過色情片,知道那是怎麼一回事。她父趕忙抓住**,說:“哎!你別急,慢點兒……我還是第一次呢。” 

楊國強笑道:“別怕,我會慢慢的。” 

技說著,他的大**已經碰到了肉縫上。此刻他真是興奮極了,心跳也技乙加快,感覺**貼在上面熱熱滑滑的,但曉翠還沒被開過苞,兩片大乙**緊合著,中間只有一條窄窄的縫隙,**根本就插不進去。

慫許曉翠第一次和男生有了性器間的接觸,把她羞得臉通紅地,小聲地慫說:“你慢點呀,別太用力了。” 

慫楊國強把屁股向下壓,**往前一挺,大**卻順著肉縫滑了下來。慫乙他不恢心,又用手托著**,**再次頂向肉縫兒,結果連試五次都乙因**口太窄,使**無法插入。

楊國強說:“你放鬆點兒。” 

許曉翠:“不行呀,還是不要弄了。” 

楊國強:“你別緊張就好了,來!再試一次。” 

#說完,他又第六次將大**杵在曉翠的**上。這次他沒急著往裡頂#構,用手按著**,在**間上下蹭,“呀”好癢啊!看著自己漲紅的構檔**在女朋友那溫熱的**間緩慢滑動著,尿道口上已經滲出了透明檔構的粘液,和著她**間分泌的液體,塗得**上亮晶晶的。此時,楊構亮國強感覺**上癢極了,大**也不住地抖動,再不停下來就好射精亮檔了。他趕快停下,閉上眼睛控製片刻,然後又把**頂在**間,一檔#點點往裡擠。曉翠感覺自己的**口被碩大的**擠得好疼,“哎喲#熱,哎喲”吟出聲。突然,楊國強感覺“凸輪”一下,**頓時被一團熱熱肉包裹。

許曉翠叫了聲:“哎呀!疼死了。”

檔楊國強低頭往下身看,見自己的大**已經完全沒入了肉縫中,曉翠檔亮的**被撐得脹鼓鼓地,兩片小**正卡在**的冠狀溝處。一股強亮亮烈的性興奮傳遍了楊國強的全身,他伏下身手捏著**,再將屁股用亮屯力向下壓,那粗長的大**緩緩沒入了許曉翠緊窄的處女**裡。她屯檔痛苦地叫著,感覺下體產生陣陣劇痛,這是平生第一次的感受,自己檔揪的**被粗硬的大肉柱撐得脹痛,**已侵入**的深處。楊國強感揪慫覺**被曉翠緊窄的**包容著,大**被裡面的嫩肉吸吮,這也是慫鞍他平生第一次,真是興奮極了!不住地在心裡問自己[這不是在做夢鞍吧?我已經和小姑娘有了性關係?我的**真插在她**裡……] 

許曉翠用小手拍了下楊國強的屁股說:“大壞蛋!疼死我了!” 

楊國強:“我第一次弄,不太會。你很疼嗎?” 

許曉翠:“廢話!” 

楊國強:“沒關係的,一會就好了。” 

喬然後,他把粗長的大**從**裡向外抽,露出**口一多半時,再喬栽輕輕插進去,因為怕弄疼她,速度也很慢;曉翠無法放鬆肌肉,**栽販在裡面**比較困難,這對第一次和小姑娘**的楊國強來說,確實販#費了點事兒。他低頭看著自己粗粗的**,一會漸漸沒入曉翠的**#創,一會兒又從她兩片嫩紅的小**間慢慢露出來,她分著兩條白晰的創大腿,見那長著捲曲陰毛的**,被大**撐得脹撲撲地……

栽許曉翠太緊張了,自己**初次被男生的淫物侵入,感覺十分不適,栽澆再加上疼痛,讓她只想快點兒結束。**的**不斷刺激著**,漸澆揪漸開始有少量**分泌出來,塗在楊國強粗大的**上又濕又亮,陰揪行莖上還粘著斑斑血跡,那是曉翠處女膜破裂流出的。由於是第一次和行亮小姑娘**,再加上許曉翠的**又很緊,**起來快感倍增,只插亮乙了二十幾下就忍不住“撲撲撲”地射精了。曉翠感覺到楊國強粗硬的乙繕**,在自己**裡一陣收縮,同時幾股粘滑的液體衝擊狀射進**繕深處…… 

她驚道:“哎!你怎麼往裡面尿尿?” 

楊國強笑道:“那不是尿,是我射精了。” 

許曉翠:“哦……” 

乙楊國強把**從曉翠**裡退出來,見**從**口兒滑出時,由精乙乙液和**分泌物混合的粘稠液體,拉出了一條長長的絲,連在**和乙行**口之間,不一會兒,絲就斷開了。曉翠坐起來,看到**前端的行蜒小孔裡還往外流著殘餘的精液,跟在A片裡看到的一樣。射完精後,蜒楊國強放鬆下來,粗硬的**也漸漸變得軟小了,濕乎乎地垂下頭。

許曉翠說:“剛才還那麼硬,怎麼射完精就變軟了?” 
膊楊國強笑著說:“因為我的**插進你**裡才能射精,要不硬就插膊不進去啦。現在射完了,不需要插**,所以就軟了。” 

照許曉翠“咯咯”笑道:“原來你用這玩意兒插我,就是為了射精呀?照真好玩!” 

楊國強笑道:“那我以後想射就找你吧。” 

父曉翠一聽害羞了,趕快拿過乳罩和上衣穿上,又要起身穿褲子,忽然父感覺下體一陣疼痛。

她帶著哭腔問道:“楊國強!你怎麼給我弄的?下面好疼呀。” 

膊楊國強:“沒事的,可能女孩兒第一次都這樣吧?對,是處女膜破了膊才疼。來,我幫你穿吧。”

許曉翠紅著臉說:“不用你,快穿上衣服走吧。” 
楊國強:“那我有時間再來看你。” 

許曉翠:“你不要來了,我煩你!” 

楊國強:“別生氣呀,我會對你負責的。” 

許曉翠:“行了,你快走吧。這兒是女生宿舍,讓人看到就不好了。” 

靠楊國強也怕被別人發現,回身在曉翠的臉蛋兒上吻了一下,就匆匆離靠66開了。這一天是他難忘的日子,結束了未經**的童男時代。

初次和許曉翠發生性關係後,楊國強感覺好極了,大**插在小姑娘檔破的**裡,夾得緊緊地,這種感受真是又新鮮又刺激。此後,每當想破慫起和曉翠的艷事,下身的“**兒”就會癢癢得硬起來,好想再去找慫膊她插**玩,但是學校還上課,抽不出時間去,就只好忍著;實在憋膊適不住就趁課間操時間,偷偷溜進女廁所躲在方便間內,插上門在裡面適**。

慫好不容易到了周末,星期六一大早楊國強就匆匆趕往曉翠在的學校,慫喬他到了女生宿舍敲敲寢室的門,聽裡面有位女生說:“請進。”楊國喬創強開門一看,屋裡除了她還有四位女生,因為以前來也見過她們,彼創此都認識。

一個女生說:“哎,曉翠。你男朋友來了。” 

許曉翠見他來了,臉騰一下紅了,小聲說:“你怎麼來了?” 

熱有個調皮的女生笑道:“還用問嗎?人家想你了唄,真是一日不見,熱如隔三秋。哈哈哈!” 

幾個女生都笑起來。

許曉翠臉更紅了,對楊國強說:“走,咱們出去吧。” 
檔那個調皮的女生又說:“哎,怕羞啦?沒關係,我們不會在這兒”點檔燈泡“的。咯咯……” 

說完,四個女生先後都出去了。

楊國強回身把門插上,轉過身色眼迷迷地看著曉翠笑。
許曉翠含羞地說:“你插門幹什麼?” 

楊國強笑道:“我……我的**癢死了!想再讓你玩玩。” 
許曉翠聽了驚道:“那怎麼行!這是宿舍怎麼可以乾這事兒。” 

楊國強:“怕什麼?上回咱倆不就是在這兒做的嗎?來吧,癢死了。” 

檔說著,他把褲子脫了下來,只穿著內褲,早已勃起的大**從褲衩兒檔的一側露出來。

#許曉翠見了“啊”地驚叫一聲,說道:“你怎麼這麼不要臉!快穿上#,要不我不再理你了。” 

#楊國強卻快步來到曉翠近前,一把抓過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上說#:“你摸摸,它現在好硬呀。” 

曉翠雖然不情願,但小手還是輕輕握住了**。哇!真得是硬邦邦地構……楊國強感覺自己的**被女友玉手一摸,頓時就癢了起來,大構**一挑一挑地,尿道口兒也滲出了粘滑的液體。

許曉翠:“還是不要弄了,上次你給我弄得好疼呀。” 
膊楊國強:“上次是你的處女膜破了才會疼,這麼多天也該好了,這次膊不會疼的。來吧!” 

許曉翠:“這裡是宿舍,萬一她們回來可就麻煩了。” 
楊國強:“沒事,我把門都插上了,就算她們回來先穿都趕趟兒。” 

許曉翠想了想說:“那你得快點呀。” 

楊國強:“放心吧,不等她們回來,咱倆就完事兒了。” 
他高興地脫下內褲,又要脫上衣。

曉翠忙說:“哎,不要脫衣服了,要有事兒穿起來麻煩。”
#說完,她也站起身。曉翠穿著套夏季學生校服,上身是粉色短袖上衣##,下身是齊膝長的淺藍色短裙;她掀起裙子,把米黃色絲褲襪脫下來#種,接著又脫下黃色的三角內褲,然後坐在床邊。楊國強來到她近前,種只見他勃起的大**向上翹著,**對著曉翠的臉,像是在對她示威。

栽許曉翠看到忍不住捂著嘴“咯咯咯”地笑起來。她說:“你這玩意兒栽怎麼這麼大?” 

揪楊國強笑道:“因為它又癢了,想往你的**裡插,不變得又大又硬揪就插不進去呀。” 

許曉翠低下頭說道:“你真噁心!說話那麼下流。” 
楊國強急著說:“好了,快點吧!”

適曉翠上身橫躺在床上,小屁股靠近床沿邊,兩腿垂在地上;楊國強伸適鞍手掀開她的裙子,雙手掰開曉翠的**,伏下身一手撐著床,另隻手鞍栽剝動著自己粗硬的大**,將**貼在她的**上。接著,就慢慢地栽適在上面蹭,讓**一點點地往**口兒裡擠。曉翠紅著臉微閉雙眼接適乙受**的侵入,只覺得那熱乎乎的大**蹭得**好癢癢,忽然感覺乙行**口一脹,**已經沒入。楊國強低頭看見自己的**又一次插進行舷小姑娘的**,興奮得他心跳加快,慾火更加旺盛了。他心急地開始舷檔向下壓,粗長的**緩緩地栽進了**口兒,他覺得大**正一點點檔檔地被曉翠**裡的嫩肉包容,又緊又暖真是舒服極了。曉翠覺得不像檔熱第一次那麼疼了,但裡面還是有點兒不太適應,她又一次感受到男生熱乙**兒在自己**竄動,這種感覺讓她即興奮又發慌。楊國強抽送著乙抖**。“哇!”真是好緊,**裡的肉瓣兒撩得**癢癢地,他不敢抖揪動作太快,怕控制不住射出精,只抽了二十幾下就有了越越欲射的感揪蜒覺。他停止了抽動,讓大**深深地插在曉翠**里浸泡著。此刻的蜒熱楊國強興奮極了,這種美妙的感覺是無法語言就能表明的。曉翠此時熱父卻很緊張,她不是因為**,而是擔心同寢室的女生回來怎麼辦。她父販感覺自己**裡被粗硬的大**撐得好脹,插在裡面暖暖地也比較舒販膊服。曉翠喜歡保持這樣,讓小腹收縮,**壁夾夾裡面的**兒也會膊產生一種興奮。

這時,曉翠發覺自己的上衣扣正被解開,忙說:“哎,你幹什麼?” 

楊國強笑道:“讓我摸摸你的**。” 

許曉翠:“伸進去就行了,別解乳罩。” 

檔楊國強把乳罩推上去,那白嫩嫩的**裸露出來,雙手按在上面輕輕檔乙地撫摸著,曉翠羞得小臉紅撲撲地,閉著眼任由他玩弄。忽然感覺大乙喬**又在自己**裡抽動起來,睜開眼看見楊國強滿面**,下體一喬前一後地運動著……

檔許曉翠心想[這就是我的男朋友嗎?平時看他挺斯文的,怎麼現在變檔繕得像個大色狼……臭男生!都是一樣,看到小姑娘就顯出噁心人的繕色樣。

種她不願意看到男朋友這個樣子,又閉上眼睛。此時,楊國強再無法控種技制自己,髖部頻頻地挺動,雙手在曉翠的**上又抓又捏,他看著自技滗己的下身,只見粗長的**隨著髖部運動在**口一入一抽,上面濕滗販漉漉地。楊國強來了**,兩手鬆開曉翠的**撐在那身體兩側,販靠伏下身抬著頭髖部快速地前後挺動,大**飛快地在**裡穿梭;再靠鬃看曉翠,一隻手緊抓著楊國強的胳膊,另隻小手緊緊地攥住床單,皺鬃靠著眉頭輕咬下唇呻吟著,承受**在自己**裡有力的衝擊。楊國強靠蜒看著曉翠,見她胸前的丰乳不停地顫動,真是性感極了!忽然感覺腰蜒乙眼一酸,大**抖動幾下,濃熱的精液從**前噴射出來。曉翠感覺乙行**深處一陣溫暖,知道楊國強射精了,全身也放鬆下來,雖然兩次行慫性生活她都沒有嚐到**的滋味,可**在**裡射精的感覺卻使慫她很興奮。

繕許曉翠含羞地說:“呀,你射精的時候我感覺好舒服,下次能不能多繕射幾回呀?” 

楊國強摸著她的臉蛋兒說:“只要你喜歡,我以後想射的時候就來。” 

正說著,忽然有人敲門。

許曉翠驚道:“快起來!是她們回來了。” 

屯楊國強也驚慌挺起身,**趕緊退出來,見上面濕乎乎地,紅紅的龜屯照頭向下耷拉著。他忙從床上拽過褲子穿上,曉翠也急匆匆穿上內褲,照整整裙子和乳罩,又把上衣扣系上。

她用手指理理頭髮說:“怎麼樣,看不出來吧?” 
楊國強:“行,看不出來。我呢?” 

許曉翠:“也行。” 

然後她去把門打開,進來一位女生,見屋裡有個男的一看認識。

她笑著說:“啊……我說怎麼插著門?原來你男朋友來了。”

許曉翠驚慌地說:“是呀……他正好要走。” 

女生:“你慌什麼?放心吧,我不會亂說的。” 

楊國強此時也有些發慌,說道:“啊,那我走了。” 
檔女生用詫異的眼光看著這對戀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搞得驚虛虛檔的。

剛走到樓梯邊兒,許曉翠趕過來說:“哎!等一等。” 
楊國強問:“什麼事?” 

許曉翠:“你的內褲丟在我床上了,給你。” 

燙他這才感覺到褲襠裡空空的,原來一時驚慌沒有先穿內褲,就把褲子燙膊套上了。楊國強接過內褲,曉翠紅著臉轉身回去了,往前一看正好有膊廁所,是女廁所。

楊國強心想[就上這裡穿吧。

販他見走廊沒人閃身溜進去,裡面靜靜地像是沒有人,他就鑽進旁邊的販創方便間內,把門關上開始穿內褲。由於下面的便池都是連通著的,在創穿褲子時發見前面正往下掉大便,於是他趴下來,把頭伸到下面看。

#“哇”只見兩片白白的屁股蛋出現在眼前,原來里面有個女生在拉屎#技,他最喜歡偷窺小姑娘了,又把頭向前探看見了她的**和肛門。只技照見兩片大**閉合在一起,上面還長著稀疏的陰毛,淡褐色的小肛門照販正一縮一縮地,又一截黃屎擠了出來落到便池內。忽然她“卟”一聲販繕放了個屁,“呀!好臭。”楊國強站起身系上褲帶剛要出去,那個女繕佑生也站起來。中間隔牆不是很高,只能擋住大半身子,女生感覺後面佑乙有人,回頭一看嚇得叫了一聲,怎麼女廁所裡有個男的?楊國強也嚇乙一跳,可看到她臉認識,正是和曉翠同寢室的那個調皮的女生。

女生說:“怎麼是你?到女廁所裡來幹什麼?” 

楊國強:“啊……我是有點尿急,所以就……” 

蜒女生:“怕是進來不干好事吧?我回去告訴曉翠,讓她知道你是什麼蜒樣的人。”

哪楊國強一臉陪笑道:“別!我也不是故意的。呀,你的褲子還沒提上哪呢,屁股都讓我看到了。” 

慫女生臉一下紅了,趕快彎腰提上褲子。忽然她像是明白了什麼似的,慫說道:“呀!你是不剛才偷看我了?” 

楊國強:“沒……沒有呀。” 

女生:“那你剛才在這里呆這麼長時間幹什麼了?” 
父楊國強見瞞不住,笑著說:“是我不對,但我不知道是你,求你不要父跟許曉翠說。” 

女生氣乎乎地道:“別的女生你就可以偷看?流氓!” 
構說完,她生氣地走了。楊國強也跟著走出來,剛到門口有兩個女生走構過來,她們見一男一女從裡面出來感覺很奇怪,直盯盯地看著。

楊國強沖她們說:“有什麼好看的!” 

舷那兩個女生捂著嘴“咯咯”笑著走開了。後來,她也沒有把這事告訴舷照曉翠,其實她也不可能把自己被男生偷窺的事隨便跟別人說。經歷了照亮這次小危險,曉翠再也不敢在學校宿舍和楊國強發生性關係了,又過亮檔了半個多月放暑假,正好曉翠的父母白天上班不在家,她就約楊國強檔繕到家裡在自己的閨房和他玩**。每次許曉翠都讓他在自己的**裡繕舷射精,感覺這樣很好玩,但是這對無知的少男少女卻不知道這樣很危舷險,一個假期兩人玩得很開心,暑假很快過去了。

妹一天許曉翠約楊國強出去玩,閒聊時她說:“奇怪……我上個月怎妹麼沒來月經?” 

楊國強:“你們女孩子的事我上那知道呀?” 

膊又過段時間,曉翠發覺自己時常噁心,還不願吃飯。家人以為她身體膊父不適就去醫院檢查,想不到檢查結果出來竟是懷孕了!她家人簡直不父喬敢相信,女兒還是個未出格的大姑娘呀?幾天后,許曉翠偷偷約楊國喬覽強出來把懷孕的事告訴他,哭著問怎麼辦?他也嚇壞了,不知怎麼處覽理好,最後忍痛割愛,再也不敢見她了,兩人的關係就此終斷。

真人棋牌-1秒暴富小赌养家,大赌致富>>试试手气

立即开户